循环经济:循环辐射出的“金色圈”

发布日期:2008-01-10 14:18:30 来源: 阅读:

●美国经济学家鲍尔丁曾作过这样一个比喻:地球恰如宇宙中一个孤立无援的系统,和太空中的飞船一样。两者的共同特征都是在不断消耗其体内的有限资源,一旦资源殆尽,就会毁灭。为了生存,飞船必须不断重复利用自身的有限资源,才能延长运转寿命。

●同样,人类也必须选择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模式,在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城市的各个环节下功夫,实现生态文明。

一个循环的示范

一直以来,磷石膏都是令涪陵化工公司头疼的废渣。由于在生产的过程中要产生大量磷石膏,涪陵化工公司不得不拿出600亩土地堆放。由于公司产能的不断扩大,每年上百万吨的磷石膏很快就要将空置的土地占据完了。

为了解决这个“心患”,公司去年启动了涪陵化工磷石膏综合利用项目。据了解,这个综合利用项目包括年产20万吨水泥缓凝剂装置一套、年产20万吨高强石膏粉装置一套、年产50万平方米速成墙板生产线两条,此外还将建设相应的水处理设施,使公司内工业用水完全回收利用。

日前,在项目施工现场,记者看到刚刚竣工投产的年产20万吨水泥缓凝剂项目,磷石膏通过这套装置变成了堆积如山的球形水泥缓凝剂,“变废为宝”的奇迹正在演绎。据了解,年产20万吨高强石膏粉工程也将在下月底建成投产。

涪陵化工公司副总经理叶少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“项目建成后,在计算期内总共会生产水泥缓凝剂300万吨,高强石膏粉300万吨,速成墙板1500万平方米……这些项目总共会消耗磷石膏750万吨,节约天然石膏资源600万吨。”

这样一来,长期困扰公司磷石膏出路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

这些项目还有一些附加效益:速成墙板生产线的建成,将促进房屋建筑材料的发展。此外,可以提供400个就业岗位,项目实施后正常生产可实现年销售收入10820万元,年税后利润1691万元。

叶少华告诉记者,到2010年,涪陵化工公司磷石膏的综合利用率将达到40%以上,其产生的效益也将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一个循环的辐射

在电脑的控制下,一个悬在半空中的巨型“铁爪”伸入20多米深的垃圾池,抓起垃圾投入焚烧炉……这是记者近日在同兴垃圾焚烧发电厂看到的情景。

“就是用这样的方式,1吨垃圾焚烧后可以发电200多千瓦时,全年能够满足4万多户人家的用电量。燃烧后的废渣还能够制砖……”一位操作工人告诉记者。

这座总投资3.15亿元、生活垃圾处理能力1200/日的发电厂于2005年投入运营,是国内第一座引进世界先进技术,然后消化吸收创新并完全实现关键设备国产化的垃圾焚烧发电厂。其股东之一———重钢集团旗下的重庆三峰环境产业有限公司,也是国内惟一有能力生产大型垃圾焚烧发电核心设备的企业。

“垃圾就是放错地方的宝贝!”在三峰公司,垃圾立下了大功。

到今年10月份,同兴垃圾焚烧发电厂共处理垃圾44万余吨,发电量9780万千瓦时,上网电量7644万千瓦时,预计全年处理垃圾量可达53万余吨,全年发电量将达到1.15亿千瓦时,上网电量可达9000万千瓦时。

垃圾焚烧发电后产生的渣,全部用于高速公路作水稳层材料;产生的灰正在作资源化利用研究;渗滤液全部自行处理,通过生化、超滤和钠滤处理后,用于厂区花园浇灌实现回用,不再对外排放。

据悉,三峰公司所生产的SITY2000逆推倾斜炉排垃圾焚烧炉,适应中国城市生活垃圾热值低、水分高的特点,其价格仅为国外同类产品的50%左右,适合向中国其他各大中城市推广。

目前三峰公司正在与重庆市科技学院合作,研发垃圾焚烧后烟气净化系统的核心设备。据悉,这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设备已经在实验室试制成功。

引进、消化、创新。市经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按照这样的思路,垃圾发电设备会延伸出一个大的制造产业链,而垃圾发电本身的上下游企业又是一个循环经济产业链。

同兴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样板效应正向重庆、西部乃至全国辐射。

一个循环的带动

不见废渣堆积,不见污水横流,也看不到黑烟滚滚—————

日前,记者走进重庆市长寿化工园区,登高远望,几十平方公里的园区内,大小不一的管道,将30多家化工企业连成一片。

长寿化工园区的定位是建设长江上游最大的综合化工基地、国家新能源基地和国家级循环经济示范园区。园区作为我市天然气化工产业的主要载体,天然气资源的配给是制约园区发展的瓶颈。重庆地区天然气探明储量达3700亿立方米,以现在80亿立方米/年的净化能力计算,只能用40余年。即使以后有新的气田被发现,但天然气的不断消耗和不可再生性,决定了天然气资源的有限性和珍贵性。

“长寿化工园区作为我市天然气化工产业的主要载体,天然气资源的配给是制约园区发展的瓶颈。”化工园区负责人说,“因此长寿化工园区必须按照循环经济理念,走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建设道路,高效利用天然气资源,做大做长园区产业链,将天然气资源利用率发挥到最大,并得到最大的效益。”

为了将产业链上下延伸,形成天然气化工的生态“互联网”,园区请来专门进行化工产业规划的成达公司、西南化工研究设计院、中国石油化工规划院等单位,为化工园区量身定做了产业规划设计,设计了以天然气化工、氯碱化工、石油化工三大产业为龙头,发展天然气制甲醇系列、乙炔系列、乙烯系列、丙烯系列、新材料及精细化工系列、氯碱系列等六大产品链。产品链上规划了47个重点项目,总投资规模1000多亿元。

而今,园区每上一个项目首先考虑的是:上下游产品能否连接成链,关联产品能否复合成网,资源能否实现综合利用。

以园内企业重庆环球石化有限公司为例,将红薯发酵制成酒精,此时产生的二氧化碳将成为生产甲醇的原料;而发酵时形成的废渣,加入污水,其沼气将用来发电,废渣还可以经处理后成为肥料,施于红薯。就这样,红薯的所有价值被全部利用,而不产生废物。

又比如长寿化工园区内最大的天然气化工企业———四川维尼纶厂,该厂计划投资55亿元新建一套以天然气为原料,日产6万吨乙炔、30万吨醋酸乙烯和80万吨甲醛的系列生产装置。

“这套装置建成投产后,可以消化旁边扬子乙酰化工公司的醋酸(日产17万吨),同时还可以增加40亿元的销售收入。”该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说,从天然气—乙炔、乙炔—醋酸乙烯、乙炔尾气—甲醇、醋酸副产氢气—合成氨—磷氨,这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,说通俗一点,就是在这个生产环节中没有浪费的原料,也没有不用的“废物”。通过实现“资源—产品—废弃物—再生资源”的反馈式循环过程,将天然气资源的利用率和经济效益发挥到了最大值,并实现了区域资源的优化组合配置。

据了解,依照我市相关产业政策要求,新建的天然气化工项目,每消耗1立方米天然气必须要实现7元以上的销售收入,而长寿化工园区的这一条长产业链,每消耗1立方米天然气实现的销售收入可以超过10元。

“这里已经形成了循环经济的链条。”长寿化工园区负责人介绍道,整个化工园区内的企业已经完成了产业配套以及治污、废物、废气利用等方面的循环。

循环经济,一个“绿色”和“金色”交织的圈,在长寿化工园区正在越变越大。

责任编辑:

相关文章